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褒姒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

褒姒

“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已然脍灸人口,家喻户晓,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到底褒姒到底有多美?她有何能耐诱使周幽王这个昏君,居然爲要博她一笑而连夜调动千军万马,将各路诸侯戏弄于股掌之中?

还有另一个值得玩味的是,谁能猜想到这个一笑倾人国的旷世美女,竟是甫降生就被父母抛掷于河边的弃婴!

周朝的八百年江山是中国历代最漫长的王朝,可惜传到周幽王这个无才无德,情绪化强烈的反覆无常昏君时,气数就式微了。

周幽王未登基时,史书就形容他“性暴戾,少思维,耽声色”。

及至周宣王驾崩,他顺利以太子的身份登上王位,大权在握后就更加纵欲淫乐,今他所宠信的近臣到民间广徵美女供其泄欲。

周幽王本来是个不折不扣的性虐待狂者,又是个名副其实的开罐头刀!每个美貌少女人宫后,他最多只御幸两三次,就被贬爲打杂的宫女。

而且,每次御幸时,都是非常粗暴地勐力揉捏身下少女还尚末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和幼嫩的臀肌,挺着硬帮帮的肉棍狂抽疾肏.被御幸的少女上下俱饱受摧残,痛楚到流泪呻叫。

周幽王耳闻她的哀吟之声,眼观她因激痛而娇容扭曲,全身震栗的惨状,才在他那变态心理得到满足哟情况下亢奋射精。

在他还沒有得到褒姒这个风华绝代的美女之前,被他槽蹋污辱的少女起码达千人以上。

但当褒姒入宫后,周幽王的性虐待狂心理旋即呈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褒姒体贴入微,呵护备至,但对臣下和老百姓却变本加厉地施行严刑竣法。

到底褒姒有其麽能耐,竟可以促使周幽王的性格趋向两极化呢?

其实,褒姒在末进宫前,身世十分坎坷凄惨。

她甫降生人世,就被父母遗弃,用草席裹身抛置在清水河边。亦是她命不该绝,恰好有个卖桑木弓的汉子�过,就抱起这个被抛弃的女婴回家抚养。

数年后,同村有个叫姒大的村夫因年过四十,膝下犹虚,便和老婆商云,用粮食和布匹向卖桑木弓的汉子换回裘姒收养。

十年后,褒姒虽只十四岁,但已经婷婷玉立。某日,有个叫褒洪德的富家子下村收田租,见褒姒虽布衣荆钗,但却掩不住她那高雅的气质和绝世风华,不禁怦然心动。

思量如果能将眼前这个娇艳无双的美女献与好色成性的周幽王,或者可以令获罪而被囚禁于天牢的老父得到特赦。

于是,他便三百疋绢的代价向姒大买下褒姒,令她以香汤沐浴,穿上剪裁入时的绫罗绸缎,戴上焕射出端彩的珠宝金玉。

而后,又重金礼聘最出名的饱学之士和乐工,教褒姒修习文章歌舞。

由于他姓褒,而收养褒姒的村夫叫姒大,所以就把她改名爲褒姒。

两年后,眼见褒姒学业有成,褒洪德就带着褒姒进京,献给周幽王“赎回父亲。

经过两年悉心教练的褒姒,更加标致迷人。

周幽王一见,以爲是月中仙子下凡,圣母娘娘降世,因她无论容貌,体态,风韵,顾盼,以及言谈举止,都使六宫粉黛黯然失色。

周幽王当然大喜过望,即晚就今褒姒陪寝,爲她开苞。

剥光衣服赤身裸体的褒姒,浑如粉雕玉琢。

她那光滑如缎的肌府,丰满鼓胀的乳房。

圆浑如月的玉臀,都令周幽王有吹弹欲破的戚觉。

特別是她那高高坟起的阴阜,丰满圆润而芳草幼滑,这在当时来说,都是属于非常难得的“好女”。

所以周幽王再不敢像以前御幸其他少女那样,恣意揉捏摧残,只是小心翼翼地趴在褒姒身上弄干。

他又叫两名同样脱得赤裸裸一丝不挂的宫女,一个手持白绢,等待褒姒处女膜破裂而流红时递给他爲褒姒揩抹,一个手捧茗茶等待给褒姒润口。

龟头终于窜进屄,处女膜应声而破!

褒姒那本来就楚楚可怜的娇容,眉头更加紧蹙在一起,樱唇吐出痛苦颤抖的声音。

周幽王一边从侍立着的宫女手中接挝白绢,承接揩抹褒姒屄殷殷沁出的鲜血,一边怜爱地问道∶“爱妃,很痛是不是?孤王会慢慢拍肏的,你不要太紧张。”

他将被处女血溅得如雪地红梅的白绢递给宫女收藏留念,然后双手轻轻托着褒姒的玉臀缓缓摩裟,藉以减轻褒姒的痛苦。

褒姒见周幽王对自己如此呵护备至,内心十分感激,便强忍着裂肤之痛,双手环抱幽王的腰际,点头示意他放胆进军,幽王这才湿兴勃勃地趴在褒姒体上发泄业已血脉贲张的兽欲。

哪知经过一番和风细雨的抽肏后,褒姒的痛苦逐渐消除,代次而起的是阴肌强烈抽搐,只推得幽王阴茎腾腾震,舒畅不已,当晚即梅开二度,盡兴方休。

第二天,幽王便不早朝,脚不出门地在后宫和褒姒裸体嬉戏,饱览玩赏褒姒的美妙身材。

跟着的十多日时间里,两人都是酒醉饭饱后就相拥爱抚,摸到兴起时就上床淫乐交欢,完全不料理国事,而后三个多月之久,不踏进正宫娘娘申王后寝宫。

申王后身爲六宫之主,数月得不到幽王的临幸,心中自然十分怨根。

但她身边的亲信都劝她忍耐,说是自古以来,有哪个君王不拈花惹草?申王后只好勉强按下中心的忧愤之情,盼望幽王鸟倦知返。

怎知又等了一段日子,幽王非但沒有涉足她的寝宫,连派个宦官内侍来向她致意都沒有,性的饥渴和内心的妒忌终于驱使她忍无可忍,遂率领一大帮宫女,闯进褒姒居住的瑶台宫。

守卫的甲士见是正宫娘娘驾到,哪敢阻拦?申王后亦不准他们通报,迳自往寝室闯进。

怎料不见犹自可,一见眼火冒三丈,幽王和褒姒竟然白昼裸体宣淫嬉戏,见她进来亦不打个招唿,连褒姒亦不过来行礼。

申王后哪里吞得下这口气,便当着幽王面前,指养褒姒破口大骂道∶“何处窜进来的妖精,竟敢玷污我辖下的宫门!”

幽王怕她伤了心爱的褒姒,急忙以身挡在她面前,尴尬地只手遮掩下体,说道∶“王后,孤王面前不得无礼!”

褒姒虽有幽王做挡箭牌,但自己毕竟赤身裸体,只好钻入锦帐。

申王后无奈,大骂一遍,才恨恨离去。

褒姒随即指着申王后的背影向幽王问道∶“她是甚麽人?”

幽王道∶“她是正宫娘娘,掌管后宫的一切事倩,按理你应该去拜见她。”

但褒姒却垂头默然不语,第二天亦沒有听从幽王的吩咐,去谒见王后。

幽王不但不加指摘,而且还怕褒姒不高兴,连自己都寸步不态地陪住她,不踏入正宫半步。

申王后自从那天见到褒姒的天姿国色后,明白到自己年近四十,再无法以美色和褒姒争一日之长短,惟有终日长吁短叹,郁郁寡欢。

太子宜臼时见状,遂向毋后问明因由,并大怒道,“这贱人定是妲己精转世,迟早会坏了父王的大事,我得教训教训她!”

越日正是朔望[每月十五日],幽王照祖例出朝接受群臣贺朔。太子宜臼趁机带领随从杀进瑶台宫,亲自揪住褒姒的头发,挥拳乱打,直到褒姒号哭委地,才扬长而去。

申王后倩知太子闯出大祸,幽王一定前来问罪,慌忙从亲信的宫女中精选出两个容貌美艳,体态妖娆的的喷火女,令她们“盡除亵衣,仅着轻纱”,佯作爲申王后按摩,准备等幽王进宫时让他“出火”。

幽王呆然听从褒姒的唆摆,气沖沖来到正宫,突然见到这两名胴体若隐若现的妖冶宫女,登时看傻了眼,忘记前来问罪之事。

申王后趁机诈称去花园舒筋骨,熘了出去,让幽王和两宫女在寝宫淫乐。

本来,幽王知道这是王后以此作爲陪罪,亦不打算再追究。但褒姒哪肯罢休,便饮泣着对幽王道∶“大王你不怜惜我不要紧,但万一我肚子里的龙胎有甚麽冬爪豆腐,这可是大王你的骨血呀!”

褒姒本来就生成一列楚楚动人的样貌,悲泣起来更加令人我见犹怜,何况她又怀了孕,幽王自然格外痛借,当下就颁发圣旨,将太子宜臼贬到申国,接受他外公申侯的管教。

不久,褒姒果然诞下男婴,幽王借如心肝宝贝,赐名伯服。

毋凭子宠,子凭毋贵,褒姒借势向幽王献谗,要幽王废黜申王后,立她爲正宫。

当晚特別曲意奉迎幽王,又爲他品箫啜核,又驱动阴肌挤夹他的阳物,伺候得幽王无限舒畅。

幽王兴奋之馀,翌日便宣召三公六卿上殿,发布圣旨,将申王后打入冷宫,废太子宜臼爲庶人,另立褒姒爲王后,伯服爲太子。

许多王公大臣纷纷进谏,但幽王已爲褒姒所惑,将谏议的人连同申王后和宜臼的亲信都一律处死。

群臣见幽王如此昏睽,稍有正气的人都纷纷告老退位或弃官归田,朝廷中只剩下石父,尹球等一班以媚谗臣爲非作歹。

褒姒如愿以后,既位居正宫,又有专席之宠,可惜她天性忧郁,长日紧蹙眉黛,沒有半丝笑容,使得幽王爲此耿耿于怀,十分抱憾。

盡管徵召全国最优良的乐工,倾盡口库最珍贵的宝物,亦无法博取褒姒一笑。

幽王于是下旨,谁能让褒姒一笑,就赏千金,封万户侯。

谗臣石父遂献计道∶“早年先王爲防西戎入寇,在骊山设置了二十多个烽火台,几十架大鼓。

犬戎若来犯,就点燃烽火,使狼烟直沖云宵,诸侯望见,必发兵前来救援,山上再敲起大鼓,以壮军威。

多年来天下太平,并沒有使用过,大王若偕娘娘游览骊山,夜燃烽火,诸侯发现信号,定然催军奔命而来,到时却不见贼寇,来去匆匆,白跑一趟,褒娘娘想必会情不自禁发出笑声。“

幽王果然拍手称炒,遂驾幸骊山,在骊宫夜宴,到处灯火辉煌,乐声悠扬。幽王拥着褒姒酒酣兴狼之时,即今点燃烽伙。

诸侯乍见焰火沖天,鼓声如雷,急忙调兵追将,驱动战车,连夜前来勤王。

褒姒娉娉婷婷地偎在幽王怀中,凭栏远眺,见各路军马擎火炬沒山遍野奔至,宛若数十条火龙飞腾。

顷刻齐集骊山脚下,听候幽王旨令,怎料到幽王却笑道∶“寡人只是想让娘娘一览军威,并无敌情,你们可以回去了!”

各路诸侯登时惊愕得面面相戏,人人脸上呈现出形形色色的表情,既狼狈又滑稽。

褒姒见状,果然失声吃吃娇笑。

这种“烽火威诸侯”的荒诞之事传到犬戎王耳中,高兴得拍手叫道∶“周朝气放盡矣,竟出现这样一个无道昏君,将国家的军机当作儿戏来博取女人一笑!想来,这褒姒一定美妄天仙,孤王倒要见识见识!”

周幽王十一年,犬戎终于大举入侵,将镐京团团围住。

幽王急今点起烽火,但各路诸侯以爲他又想戏弄他们来博取美人一笑,全都按兵不动。

最后,幽王卒之被犬戎王一刀砍死,太子伯服亦死于乱军之中,唯独褒姒因犬戎王想据爲己有,号令生擒才得以活命。

褒姒爲苟且偷生,亦盡旦施展媚术供犬戎王淫乐。

不久之后,诸侯闻镐京真的被犬戎攻占,相约趁犬戎王怀抱褒姒这狐媚妖女淫乐之夜,杀入镐京。

犬戎王碎不及防,撇下褒姒仓皇酉逃,而褒姒这个一笑倾国的红顔祸水,亦自思若落入曾经被戏弄过的诸侯手中,必沒好下场,便以三尺白绞上吊自盡,西周至此宣告灭亡,中国开始陷入诸侯混战的春秋战国时期。

�-终-